春聯的由來

春聯的由來,清朝及清朝以前也稱作“桃符”。明清兩朝代很流行的兒童讀物《幼學瓊林·卷一》有一聯曰:“爆竹一聲除舊,桃符萬戶更新。”據清·富察敦崇《燕京歲時記·春聯》記載:“春聯者,即桃符也。
自入臘(夏曆的十二月)以後,即有文人墨客,在市肆檐下,書寫春聯,以圖潤筆。祭灶(舊俗夏曆十二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祭祀灶神)之後,則漸次粘掛,千門萬戶,煥然一新。或用朱箋,或用紅紙,惟內廷及宗室王公等例用白紙,緣以紅邊藍邊,非宗室者不得擅用。
這裡說了,祭灶日(祭祀灶神)過後才能開始貼春聯;普通官員或老百姓都是用紅紙寫春聯,只有皇宮內廷或皇族王公之家,才能用鑲紅邊或藍邊的白紙來寫春聯。

那麼寫“春聯”又是從哪個朝代開始的呢?據清朝的文學家紀昀考證:“門聯唐末已有之,蜀辛寅遜為孟昶題桃符:‘新年納餘慶,嘉節號長春’二語是也,但今以朱箋書之為異耳。”(《閱微草堂筆記·卷二十三》)也就是說中國古代第一副春聯是五代後蜀的末代皇帝孟昶(西元 919年~西元 965年)時期產生的,由當時的學士辛寅遜創作。目前有很多學者也都沿用紀曉嵐的這一記載。

據筆者考證,紀曉嵐書中有兩處筆誤,“新年納餘慶,嘉節號長春”這副對聯的作者是孟昶而非辛寅遜(正史中為“幸寅遜”,可能是紀昀的筆誤)。因為據《宋史·卷六十六》記載:“又每歲除日,命翰林為詞題桃符,正旦置寢門左右。末年(西元 964年),學士幸寅遜撰詞,昶以其非工,自命筆題云:‘新年納餘慶,嘉節號長春。’”這裡說孟昶嫌幸寅遜寫的春聯不好,就自己提筆寫了這副春聯。

另據清朝的學者梁章鉅記載:“嘗聞紀文達(紀昀)師言:楹帖始於桃符,蜀孟昶‘餘慶’‘長春’一聯最古。但宋以來,春帖子多用絕句,其必以對語,朱箋書之者,則不知始於何時也。按《蜀檮杌》云:蜀未歸宋之前,一年歲除日,昶令學士幸寅遜題桃符版於寢門,以其詞非工,自命筆云:‘新年納餘慶;嘉節號長春。’ ”(《楹聯叢話·故事》)而清朝的另一位文人袁枚亦有對此事的考證記載:“後蜀主孟昶《題桃符貼寢官》云:‘新年納餘慶,嘉節號長春。’”(《隨園詩話》)且孟昶有其它的詩作傳世,而幸寅遜卻沒有。由此可見,中國歷史的第一副春聯的作者為孟昶,創作時間大約是廣政二十七年(西元 964年)除夕。至於從哪個年代開始用紅紙寫春聯,清朝的學者梁章鉅也說“朱箋書之者,則不知始於何時也。”

那麼,“春聯”為什麼又稱作“桃符”呢?

“桃符”本來是指中國古代掛在大門上的兩塊畫著神荼、鬱壘二門神的桃木板,古人認為能壓邪。南朝梁·宗懍《荊楚歲時記》:“(正月一日)帖畫雞戶上(門上),懸葦索於其上,插桃符其旁,百鬼畏之。”這一段話包含了中國古代的幾個典故和風俗,且容筆者一一道來。

“畫雞”這一風俗,清初的文官周亮工解釋的比較詳盡: “按《歲時記》:‘正月一日,貼畫雞。’今都門(京城的城門)剪(剪紙為雞)以插首,中州(中原地區)畫以懸堂,中貴人尤好畫大雞於石,元日張之,蓋北地類呼‘吉’為‘雞’,俗雲室上大吉也。”(《書影 ·卷二》)

“葦索”是指用葦草編成的繩索。中國古代民俗,過年時以之懸掛門旁,以袪除邪鬼。據東漢·應劭《風俗通·祀典·桃梗葦茭畫虎》記載:“謹按《黃帝書》:‘上古之時,有神荼與鬱壘昆弟二子,性能執鬼,度朔山上有桃樹,二人於樹下簡閱百鬼,無道理,妄為人禍害,神荼與鬱壘縛以葦索,執以食虎。’於是縣官常以臘除夕飾桃人,垂葦茭,畫虎於門,皆追效於前事,冀以御凶也。”

另據東漢· 王充《論衡· 訂鬼篇》引述《山海經》的記載:“滄海之中,有度朔之山,上有大桃木,其屈蟠三千裡,其枝間東北曰鬼門,萬鬼所出入也。上有二神人,一曰神荼,一曰鬱壘,主閱領萬鬼。惡害之鬼,執以葦索,而以食虎。於是黃帝乃作禮以時驅之,立大桃人,門戶畫神荼、鬱壘與虎,懸葦索以御。”(現今的《山海經》版本中並無這段記載,可見是歷代學者在彙編《山海經》時將這段記載遺漏了。)

也就是說,“桃符”、“畫雞”、“懸葦索”這些風俗是從上古的黃帝時期就開始傳下來的。這個風俗一直到五代後蜀的孟昶時期,人們才開始在桃木板上寫春聯。因為春聯是直接寫在桃符上,所以剛開始人們還是把”春聯”稱之為”桃符”。

“春聯”一詞最早是見於明· 吳承恩《西遊記》中:

【第二十三回 三藏不忘本 四聖試禪心】:“屏門上,掛一軸壽山福海的橫披畫;兩邊金漆柱上,貼著一幅大紅紙的春聯,上寫著:絲飄弱柳平橋晚,雪點香梅小院春。”

【第二十四回 萬壽山大仙留故友 五莊觀行者竊人參】:“遂都一齊進去,又見那二門上有一對春聯:長生不老神仙府,與天同壽道人家。”

另據清· 阮葵生《茶餘客話· 卷十二》:“明太祖都金陵,於除夕前詔公卿士庶家門外悉加春聯,帝微行出觀以為樂。”由此可見,將原是寫於桃符(桃木板)上的對聯改為寫在大紅紙上並粘貼在門上或柱上的習俗,應是從明朝開始的。

寫春聯、貼春聯的習俗在清朝是頂峰時期,從皇宮、朝廷官員到普通百姓之家,每到臘月下旬都要開始忙著寫春聯和貼春聯。 據清·梁章鉅《楹聯叢話·應制》中記載:“紫禁城中各宮殿門屏槅扇皆有春聯,每年於臘月下旬懸掛,次年正月下旬撤去。或須更新,但易新絹,分派工楷法之翰林書之,而聯語悉仍其舊。”

當時清太和殿 左右門春聯云:“日麗丹山,雲繞旌旗輝鳳羽;祥開紫禁,人從閶闔覲龍光。”中和殿中槅扇云:“仁壽握乾符,萬國車書會極;中和綿鼎籙,九天日月齊光。”乾清門云:“帝座九重高,禹服周疆環紫極;皇圖千祀永,堯天舜日啟青陽。”

阿哥所宮門云:“旭日麗龍樓,瑞氣春融珠樹迥;卿雲籠鶴禁,祥光晴護玉階平。”“金鏡霞明,九苞開鳳籙;玉衡星正,五色協麟文。”坤寧宮云:”麟定螽詵,葉二南於彤管;星軒月殿,配一德于丹宸。”尚衣監云:“天上垂衣明藻火;日邊珥筆頌星雲。”茶膳房云:“得氣仙蓂長應月;呈祥瑞萐並迎風。”

清朝的文人也將寫春聯及對對聯當成一項風雅之事而樂此不疲。據說 清朝著名的書畫家、文學家鄭板橋曾創作了一副很有趣的長聯云:“(上聯)常如作客,何問康寧,但使囊有餘錢,瓮有餘釀,釜有餘糧,取數葉賞心舊紙,放浪吟哦,興要闊,皮要頑,五官靈動勝千官,過到六旬猶少;(下聯)定欲成仙,空生煩惱,只令耳無俗聲,眼無俗物,胸無俗事,將幾枝隨意新花,縱橫穿插,睡得遲,起得早,一日清閒似兩日,算來百歲已多。”

清朝文人既然有此雅好,民間百姓當然也不遑多讓。據清·梁章鉅《 楹聯叢話》記載: 有倪姓女,自負才色。其父出聯句以擇婿,募能應對者,則嫁之。句云:“妙人兒倪家少女。”一時對者寂然。今不知究適何氏也?予亦思之日久,無以應之。後聞之內侄楊竹孫云:“有對以‘故言者諸子古文。’”亦足見巧思矣,但語義不甚類耳。

春聯的由來
春聯的由來02